应急救援产业网是中国应急救援行业最具影响力电子商务服务平台,集媒体服务和交易为一体,涵盖消防、救援等在内的700多个应急救援产品类目,发布灾情应急救援资讯,关注消防前沿科技,专业服务应急救援产业。
应急产业峰会

张明灿:消防救援队伍参加森林火灾扑救新实践新路径

   日期:2020-04-22     浏览:29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2019年,广东省森林覆盖率达58.61%。作为全国未设立森林消防国家队的省份,广东森林火灾接警率一直处于高位,近3年年均接报森林火灾1000余起。结合广东省消防救援总队直接参加扑救森林火灾和实战演练的实践,笔者对消防救援队伍参加森林火灾扑救的优势、短板及发展路径作了一些思考。
 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作为应急救援的主力军和国家队,承担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、应对处置各类灾害事故的重要职责,必须尽快从处置“单一灾种”向应对“全灾种、大应急”转变,适应应对处置灾害事故任务多样化、全方位的需要,着力实现多能一体、高效救援。


2019年,广东省森林覆盖率达58.61%。作为全国未设立森林消防国家队的省份,广东森林火灾接警率一直处于高位,近3年年均接报森林火灾1000余起。结合广东省消防救援总队直接参加扑救森林火灾和实战演练的实践,笔者对消防救援队伍参加森林火灾扑救的优势、短板及发展路径作了一些思考。



典型案例



佛山市森林火灾2019年12月5日至11日,佛山市高明区凌云山发生森林火灾,过火面积达200万平方米。广东省消防救援总队先后调集9个支队级单位近1000名指战员、180辆消防车,设置供水阵地39处,为森林消防队供水1.7万余吨,同时扑救地表火200万平方米,浇湿林草面积约150万平方米,守住了西线9公里的隔离带,确保了全部行政村、重点保卫目标和要害部位的安全。


河源市森林火灾。2019年12月5日至8日,河源市连平县高莞镇发生森林火灾,总过火面积约70万平方米。河源市消防救援支队先后调派22辆消防车、112名指战员到场参与处置,设置供水阵地5处,供水5000余吨,扑救地表火10万平方米,守住了火场东南侧,确保了全部行政村、重点保卫目标和要害部位的安全。


韶关市森林火灾。2019年12月9日至13日,韶关市一无人区发生森林火灾,过火面积达到25.3万平方米。市消防救援支队成立3个现场指挥部,先后调派10个消防救援大队204名指战员、35辆消防车,扑救地表火1万平方米,运送一批后勤保障物资,守住了江湾镇片区、大布镇风力发电设备安全,确保了无人员伤亡、无设施损毁。


梅州市森林火灾。2019年12月12日至15日,梅州市梅县区南口镇发生森林火灾,过火面积达95.8万平方米。市消防救援支队先后调集7个中队92名指战员、4辆指挥车、14辆消防车、5架无人机,设置灭火阵地7处,供水阵地4处,扑灭地表火约8.7万平方米,确保了南口镇瑶东村的安全。

几点经验启示



在火灾扑救过程中,消防救援队伍发挥自身专业优势,与其他救援力量协同配合,在实践中摸索经验、攻克难题,形成了一套实用好用的森林火灾扑救战法。


一是实现职能定位和执勤观念的转变。近几起森林火灾扑救中,消防救援队伍发挥整体垂直管理的制度优势,跨区域调集指战员到场,一方面承担阻止山火下山跨区蔓延和保护旅游设施等重要任务,另一方面组织攻坚小组深入森林内部灭火。经过内部灭火的锤炼,改变了以往只注重承担保卫林内建筑和重要目标任务的理念,获得深入森林一线全天候灭火的有益经验,增强了参加森林火灾扑救直接战斗的信心,推动向“全灾种、大应急”的转型升级。


二是运用了丰富建筑灭火经验,展示了过硬的业务素质。参照高层建筑灭火战法,摸索出一套以1辆主战消防车为轴、多条水带干线推进和接力延伸的新战法,独立实现作战半径1公里安全深入灭火目标,建立起一套“前有前指、后有总指、片有临指”功能齐全的立体指挥体系。


三是发挥了专业灭火装备的优势。利用远程供水车组、高压消防车、机动泵建立起持续不间断、大流量的供水管网,为前方森林消防队不间断打火、控火、设防提供强力支撑。


四是建立了动态监测大面积森林火灾的预警机制。在佛山高明森林火灾扑救中,消防救援队伍第一时间建立信息通信网络,在每一个作战区域设置通信保障分队,利用4G图传、卫星通信、空中测绘等多种技术手段,实施24小时全过程、全覆盖动态监测,无人机精准跟踪监测火线动态,全面掌握火线发展趋势,为指挥决策提供有力技术支撑。


五是积累了与其他救援力量协同作战的宝贵经验。在与专业森林消防队伍合作方面,消防救援队伍在陡峭林地,供水上山设置水囊,为扑救山高路远的火点提供不间断水源。在与地方民兵协作方面,采取利用消防洒水冷却、配合民兵跟进翻土等措施,解决山火容易复燃的难题。

短板和不足



当前,消防救援队伍处在进一步职能拓展和转型升级的交会期,面对大型森林火灾扑救,消防救援队伍在战术战法、装备建设等方面还有明显不足,亟待提升。


一是森林火灾扑救经验能力不足。改制转隶前城市消防侧重于建构筑物火灾扑救,较少参与此类大范围、大兵团、长时间的森林灭火作战,致使森林火灾的风险识别能力不足,在作战力量投入、兵力部署策略、进攻技战术措施、装备物资及卫勤保障要求等方面估计和准备不充分,加之没有编制辖区森林火灾扑救预案,整体水源、道路、树种等信息缺乏,组织过程中难免有些忙乱和被动。


二是森林火灾扑救的装备配备不足。消防救援队伍日常以扑救城乡建筑火灾为主,目前仍没有成体系配备森林火灾扑救装备,现有灭火服、战斗靴、头盔等个人防护装备过于笨重,没有个人随身补水器具等,不适合登山作战;随车配备的手抬机动泵和直径65毫米、80毫米消防水带,因自身重量问题在远距离阵地延伸和转移中携行铺设难度大,不如森林专业消防队肩背式小型机动泵和25毫米、40毫米水带等携带方便。


三是火灾扑救力量的投送方式落后。森林火灾的显著特点是点多、线长、面广,且大部分区域地势险要、崇山峻岭、崎岖难行。消防救援队伍开进主要依托城市主战车辆,这些车辆普遍底盘较低、越野性能较差,在林地通过性较差,行动受限,并且载人有限,长距离运行损耗大。消防救援人员只能携行作战、徒步行进,在通行和装备运行上精力耗费巨大。目前,广东省空中专业消防救援力量不足,影响人员、物资投送,导致一些地区到达困难,救援工作被动。


四是各类参战力量的协同机制不健全。在一些作业点上,目前各职能部门及参战力量的联动响应机制还不健全,存在牵头单位不明确、指挥方式不统一、职责任务不清晰等问题,缺乏有效的现场统筹协调,容易出现各自为政、单打独斗的局面。

对策措施



消防救援队伍应当充分发挥综合应急救援主力军的作用,加强与应急、林业等职能部门的协调联动,加快补齐森林火灾扑救能力短板,积极投入森林火灾扑救作战。


一是健全完善森林火灾扑救的技术战术编成。开展装备器材性能测试,准确掌握各车最大供水距离和作战半径,因装制宜研究作战半径内的阵地设置、推进歼灭火点等战术战法,作战半径外与森林消防等其他救援力量协同作战的灭火战术战法,做到定人、定装、定规程。开展多种形式取水、接力供水、携装登山等专业技术培训,配齐各类水带连通的转换接口,定期与森林消防等救援力量开展实战演练;结合当地整体森林环境特点,建立水源库,开展桌面推演,不断提升森林火灾扑救综合作战能力。加强森林火灾扑救知识的学习,提升即时风险辨识能力,突出抓好森林火灾扑救训练和作战安全,确保参战消防员绝对安全。


二是拓展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的职能。消防救援队伍要按照“全灾种、大应急”的职能定位要求,树立“家火山火一起救”的理念,在当地政府的统筹指挥下,加快组建森林灭火机动专业队,主动响应森林火灾扑救处置行动,发挥自身优势,积极承担保护重要旅游设施、建构筑物、村庄,保障前端森林火灾扑救队伍供水,直接独立扑救作战半径范围的森林火灾和保障现场通信等任务,拓展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的森林火灾扑救职能,将消防救援队伍打造成“一专多能”综合灭火救援队伍,充实建强地方森林火灾扑救力量体系。


三是建设森林火灾扑救专业骨干力量。对于未设立森林消防国家队的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,建议由应急管理厅(局)会同消防救援总队组建省级森林消防机动支队,归口消防救援队伍管理训练;依托地市消防救援队伍,根据森林面积和重要性,整合资源增建政府专职森林消防队。实行准军事化标准垂直建设管理,平时立足常规城乡灭火救援,森林火灾发生时能由点到面、全省响应。按照森林火灾特点,建设航空消防救援队。


四是增添切合实际的森林火灾扑救装备器材。在城市消防装备的基础上,突出研究增配适合山地森林火灾扑救的高扬程消防车辆、器材和摩托化推进消防救援力量的投运载具,连同通信、后勤保障装备,建立扑救森林火灾的装备体系模块。主动与当地森林防灭火指挥部沟通协调,通过与森林防灭火指挥部建立装备物资共享共用机制,切实满足森林火灾扑救需要。统筹规划区域装备物资库,储备一定数量的装备和应急物资。


五是建强火场作战指挥通信保障。加强省级应急救援现场指挥部建设,按照应急管理部依托消防救援队伍快速搭建灾害救援指挥部的要求,高标准建设功能设置齐全、指挥调度方便、信息高度集成的现场指挥部。充分发挥消防救援队伍现有应急通信保障专业队的优势,加快消防通信装备建设,用好移动通信方舱指挥车、无人机编队、单兵图传、卫星图传、极端条件下应急通信等通信设备,为火场指挥部远程决策提供全方位保障。加强与自然资源部、国土测绘及中科院遥感所等部门的合作,及时获取高分辨率遥感卫星影像数据。配备无人机雷达实时三维建模设备,快速对目标地形进行测绘、有效规划救援路径及力量部署,提高火场态势感知能力,为火灾扑救决策指挥提供有力支撑。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中心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中心
点击排行